公司新闻

十五世纪意大利以至其他国家,人文主义和文艺

十五世纪是意大利文艺复兴和人文主义发展的顶峰。这个文化勃兴到十五世纪末却由于一些复杂的因素削弱了它的物质基础而转向衰颓。当时中东伊斯兰国家之间长期纷争,使意大利城邦赖以繁荣的地中海贸易受到严重打击。另一个因素是地中海沿岸的各商业城市,目光渐渐转移到北非的穆斯林城市,认为那里更有利可图。再有,由于欧洲人发现了美洲和绕道非洲南端好望角通向亚洲的航路,使欧洲的经济中心由地中海转到大西洋。

这个转变虽然缓慢却形成一种必然的趋势。意大利的製造业又遭到荷兰工商业的竞争而失去优势。因此,面向大西洋的荷兰、法国,其富庶程度后来居上。在欧洲大陆上,统治西班牙、奥地利、德国与荷兰的哈普斯堡王朝和法国国王们正展开权势斗争,意大利成了他们争夺的俎上肉。1494年,法国军队侵入意大利,造成意大利一片混乱。1527年,一批德国僱佣军又侵入意大利,罗马这个意大利和全欧文化的中心,连同教皇城都遭到了蹂躏。尽管如此,由意大利兴起的新文化却经受住了这一系列打击(有些历史家对此持有不同意见)。十六世纪和十七世纪初期,意大利艺术还继续进展,特别从所谓“巴洛克时期(Baroque period)可以看出,它一直延续到约1660年。这一时期里,米开朗基罗不仅是伟大的画家、雕刻家,还是一位建筑家,他为最初由君士坦丁大帝在圣彼得墓址上建立的教堂重建为圣彼得大教堂,参与设计工作。

在这段时期里,罗马公教会的主张正遭到严重的公开批判,而新建的圣彼得大教堂却继承古典的传统,以其雄伟的圆顶和新型建筑为基督教树立了一座有力的象征性建筑物。帕勒斯崔那(GiovanniPierluigidaPalestrina,约1525-1594年)为教皇的小教堂创作了壮丽的弥撒曲。作家塔索(TorquatoTasso,1544-1595年,著名叙事诗人)从十字军故事得到灵感,创作了史诗《获得自由的耶路撒冷》(GerusalemmeLiberata)。曼图阿的宫廷作曲家蒙特弗第( Claudio monteverdi,1567-1643)以所作的无伴奏声乐合唱曲,歌颂人间和天上的圣爱。在佛罗伦斯,一批人文主义者为复兴古典希腊悲剧的理想还创作出第一部歌剧。

尽管有这些成就,意大利已经失去先前在文化上的领先地位。而欧洲却还继续仰望意大利,认为这是欧洲文明的摇篮,又是欧洲经过长期黑暗时期后文化再生的地方。在阿尔卑斯山以北,文艺复兴和人文主义的影响也于十六世纪里日见高涨。这是不难理解的。西班牙由于取得美洲殖民地而变得十分富有。德国是北海沿岸商业城市和中欧之间的通道、贸易集散中心,也因此致富。十四世纪西欧大瘟疫之后,十五、十六世纪里,人口重新增长,对粮食和织物的需要相应增加。英国与荷兰正好由于纺织业和粮食贸易而致富。因此,在这些国家里,文化发展的物质条件都具备了。在思想界,对人与世界和神的关系,也在思想上出现了变化。它们的后果,很快就浮现出来了。

从十四世纪后期开始,教会和修道院那种封闭的环境已不再能吸引最有头脑、又最有灵性献身精神的优秀基督徒。他们感到人和神的关系是一种个人的关系,因而宁愿生活在世俗环境中做模范的基督徒。教会对这种情况已经无法控制,他们既然在世俗环境中生活,这种思想也自然地传播开去。由此形成一种称为“现代票拜”(DevotioModerna)的灵性运动。它在荷兰与邻近的德国各邦特别盛行。其中一个重要的作家名为汤玛斯·阿·阚普斯( Thomasa Kempis,原名 Thomas Haemerken,约1380-1471年)写了《效法基督》(DeimitationeChristi)一书,其中见证了基督徒可以与神简单直接地相通。

它在欧洲成为仅次于《圣经》的基督教流行读物。这个运动以面对大众为宗旨,又特别重视办教育,因此对教会官方的文化构成直接的威胁。教会认为这批人比科学家怀疑神的存在更加可怕;因为一般大众看不懂科学家的复杂论证。现代崇拜运动所办的学校在十五世纪和十六世纪初期培养了许多人文主义者。欧洲北部的这批人文主义者也和意大利人文主义者一样,着重研究希腊和罗马的古典文献,考订出基督教经典文本中存在的问题。前面已经提到的伊拉斯谟成为欧洲北部最著名的人文主义学者。他在一系列著作中规定了一种教育体制,既充满基督教虔诚,又贯穿着人文主义的批判精神。我们切勿忘记的一点就是,在文艺复兴和人文主义思想下的人们,绝大部分都不是什么异教徒,他们始终虔信,人唯有靠神才能得救。

例如在大约1510年,画家赫罗尼姆·博许(HieronymusBosch,约1450—1516年,中世纪后期到文艺复兴初期著名荷兰画家,其画作常以《圣经》故事为题材而画入现实生活情景,反映出当时灵肉两元论思想)画了《浪子》(见《新约圣经·路加福音》15章11-32节),回顾自己过去的放荡生活,然后转向耶稣,靠耶稣在十字架上的苦难得到拯救。这是全画的中心。基督教会深知,欧洲流传这种新的批判精神和人的自由意志已经树立起对人的一种新观念,它会产生出一种新的人。只要这种对人与世界、人与神的新看法停留在少数知识阶层,问题还不大。如果有新的渠道把它传播到大众中间,则大众也会发生变化。而正是在这里,潜伏着对教会真正的威胁。

Copyright © 2014-2018 佛山市南海紫兰家居制品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