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新闻

跟着房龙的《宽容》,了解西方文明史

房龙,全名亨德里克威廉房龙,荷裔美国人,著名学者,历史地理学家。生于1882年,死于1944年。在房龙的时代,文化就非常不值钱了。房龙的《荷兰共和国的衰亡》,因其新颖的风格颇受书评界的好评,但却只卖出了不到700本,于是引来出版商满怀怜悯的话语:“我想连在街上开公交车的也比写历史的挣得多”。就像现在的我,辛辛苦苦的码字,挣得还不如去当个美团骑手什么的。哈哈。

房龙最出名的作品是《宽容》,从文字来看,这像是一本说教的书,于是很多没有看过这本书的人也纷纷发表言论,说什么佛山家居做人最重要的是宽容啦,其实这本书是西方的文化史,思想史,文明史吧。这是一本历史性的、哲学性的、文学性的伟大书籍,都说读史使人明智,何况这不但是关于历史,还是关于哲学的,所以这本书真是充满了智慧。研究历史的人都有大智慧,从房龙的博士论文《荷兰共和国的衰亡》可见一斑,在房龙的时代,荷兰实力相当强大,但是房龙却预见了荷兰的衰亡。再比如,房龙是较早的视希特勒上台为严重威胁的少数美国人之一。1938年,他出版《我们的奋斗——对希特勒所著(我的奋斗)的回答》,摆出了与德国纳粹势不两立的架势,历史证明了房龙的智慧和远见。

很早之前,我的大学老师就推荐我们看《宽容》,当时拿到厚厚的一本书,都惊呆了,后来,由于种种懒惰,而且也没有走进房龙的语境中去,于是就一直搁置了。当今社会风云变幻,文明的冲突此起彼伏,再次翻看《宽容》,只觉得寓意深远,这本书描述了除亚洲以外的文明,房龙把亚洲文明至于“宽容”之外,他自己给出的原因是“东方可怕的倒退的集权专制”,了解一下西方的文明,总是有好处的,同时,也希望我们中国能有一位房龙一样的历史学家,能把我们的文明一一道来。不要在乎细节,在乎总体的脉络。

《宽容》又名《人类的解放》,是一部西方文明发展史,现在,希望有兴趣的朋友能跟着我一起了解一下。有时候,我们觉得中国被西方妖魔化了,其实,被妖魔化的何止是中国,整个亚洲都被蒙在一块神秘的面纱中。当西方的文明明明白白摆在我们面前时,我们的确该去思考如何让中华文明以一种宽容的姿态广为人知了。

中国历史说“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人类的历史也是如此,民主和专制的矛盾,一直都存在。

中国存在焚书坑儒。在西方,527年,东罗马帝国的统治者弗拉维乌斯查士丁尼认为书本知识毫无用处,在他的授意下,古雅典哲学学派最终被压制,基督教统治了西方的世界。古雅典哲学学派的兴盛,相当于中国木门春秋战国时代的百家争鸣,思想解放。雅典哲学学派被压制,是人类文明不宽容的体现。而人类文明的不宽容,早在原始社会就初现端倪。原始人崇拜的各种“禁忌”,他们结成部落生存,“为了成功,人必须收敛个性,融入多元的部落中。因此,原始社会由单一的理念主宰,那就是对生存的压倒一切的愿望。”

“为宽容而斗争是直到个人被发现后才开始的。宽容是所有现代启示中最伟大的发现,这应归功于希腊人”。房龙把文明的起源定于希腊。

房龙认为希腊文明的出现是一个奇迹:“它在不到200年间,便构建了现代社会的完整框架——政治、文学、戏剧、雕刻、物理,天知道还有什么!”人类文明的起源出现于希腊,不仅仅是希腊优越的地理条件,还有它的文化环境。“不足为奇,一个如此崇尚个人主义的民族为独立思想一时的发展提供了广阔的平台。”是宽容的力量,使得人类得到了解放。

在这里,出现了伟大的哲学家。泰勒斯提出了了万物起源与水,阿纳克萨格拉提出太阳是个炽热的火球,然后是伟大的哲学家亚里士多德,亚里士多德的衣柜思想传到阿威罗伊手中,阿威罗伊把这些思想逮到了西欧和北欧。这一时期出现了许多接触的思想家,推动了人类的解放。

德谟克利特,提出“只有能够为大多数人提供最大幸福和最下痛苦的社会才是值得存在的”

但社会不是一直宽容的,当人们的思想逐渐自由时,统一思想却在收紧他的口袋了。最著名的表现就是苏格拉底被判处死刑。

苏格拉底在即将决定其命运的审判之前所做的演讲中争论道:“世界上,没有任何人有资格告诉别人应该信仰什么,或剥夺他人随心所欲地思考的权利。只要他明辨是非……”

个人觉得苏格拉底的这段话比他的名言“认识你自己”有意义多了。放在我们这个时代,仍然有很大的意义。这是一个信息爆炸的时代,看似每个人都掌握了大量的信息,而实际上,我们却被裹挟,没有了自己独立思考的能力。

苏格拉底最终被判处了死刑。同时,这个城市经历了 一场战争,斯巴达大败雅典。“这是体力对决脑力的完全胜利”,罗马和希腊平民被丑化成道德败坏的家伙,基督教已经是山雨欲来风满楼了。

基督教一开始被称为“秘教”,公园47年上半年,保罗和巴纳巴斯,开始用基督教征服世界。

Copyright © 2014-2018 佛山市南海紫兰家居制品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