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新闻

【让青春为祖国绽放】独臂青年为孤儿撑起一片天,让社会大爱拧成一股绳

未来网北京5月3日电(实习记者 白洋 记者 贺卓辉)在单手抱起孩子们的那一刻,朱振峰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这位38岁中年男人被鞍山福利院里的孩子们亲切地唤作“爸爸”。而立之年里,朱振峰又发起成立了“振峰阳光公益行动爱心团队”,带领更多人参与到社会公益活动中。用朱振峰的话说就是“前半生他收到社会的太多关心和帮助,之后他希望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回馈社会更多”。五四青年节来临之际,朱振峰被团中央评为2020年“全国向上向善好青年”。

朱振峰出生于辽宁省葫芦岛。3岁时因一场医疗事故,他失去了右臂。朱振峰也曾幻想自己能够恢复如初,但现实给他浇了一盆凉水。

“刚上小学时,看到周围健全的小朋友,我心中也会生出自卑自闭的心理。”朱振峰说,当时的班主任在了解情况后,一直私下里鼓励他要自立自强,只有学习才能赢得同学们的尊敬。

由于家境贫寒,没钱买教材,朱振峰便向高年级同学借书。“一些借不到的习题集,我就把同学们的资料借回家抄写。”朱振峰回忆,由于是左手写字,那个时候经常要抄书到深夜12点之后。

对于这段经历,朱振峰表示并不觉的辛苦,“因为抄书的过程也是学习的过程。同时,我也非常享受这个过程。正因为拥有这段经历,我才会懂得珍惜生活。”

然而厄运在朱振峰16岁时再次降临。父亲离世、母亲患病,让生活的重担压在了他的身上。

尽管学习上需要抄书,餐食上也只有“白米饭配方便面佐料”,但朱振峰并未被生活所击倒。他明白,只有走出大山,才能换取更好的未来。通过努力,他每次的考试成绩都名列班级前茅,并最终以513分的成绩考入辽宁科技大学工商管理专业。之后,在当地政府的帮助下,朱振峰走进了梦寐以求的大学。

不过好景不长,入学交完学费后,朱振峰发现自己手里仅剩下100元钱。因此初入大学校园的他,便要尽快想办法养活自己。在老师、同学的帮助和鼓励下,朱振峰迅速建立起对未来的信心。通过做家教、参加学校勤工助学,朱振峰基本能够维持自己在学校的各项开销。

大二那年,朱振峰获得了5000元奖学金,他将其中的3000元拿出来资助一些与他一样贫困的学弟学妹。“想到自己大一时的经历,我便希望能够切实帮助到他们。”朱振峰认为,他所做的决定很值得。

大学期间,朱振峰勤学向上、艰苦奋斗的经历被校内外师生广为传播。四年时间,他荣获了“辽宁省优秀毕业生党员”“辽宁省十佳大学生”“全国百佳大学生”等众多荣誉称号。

大学毕业后,朱振峰放弃了高薪工作,选择前往鞍山市儿童福利院当一名特教老师。朱振峰谈到自己之所以选择福利院,是因为他希望将他的人经历讲述给这些孤苦无依的孩子,激励他们坚强面对人生。

不过对于这些福利院里的孩子,朱振峰最初的认知仅仅局限在“他们只是被父母遗弃”。但当他真正进入福利院工作时,才意识到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朱振峰说,福利院里90%的孩子都身有残疾,50%的孩子属于智力残疾,大部分孩子的生活都不能自理。“由于院内女性较多,男性同志很少,因而一些智力有缺陷的孩子不管称呼谁都是‘阿姨’。”

面对这样一群孩子,在刚刚进入福利院的第一个月时间里,朱振峰犯难了。那时候,他经常会自己一个人静静思考,今后自己该如何教这些孩子们呢?

在之后一次次的摸索实践中,朱振峰发现,教孩子并不是第一目的,如何与他们相处才是关键。

为此,朱振峰一有时间便向同事们请教,还自掏腰包,报名参加了成人教育课外辅导班。在课余时间里,朱振峰成了全职“奶爸”,和孩子们“玩”在一起、“吃”在一起,陪他们睡觉,给他们讲故事。

“渐渐地,我与孩子们的距离被拉近了,有部分孩子也开始改口唤我‘爸爸’了。”朱振峰兴奋地说道。

另外,在教孩子们一些常识性知识的时候,朱振峰也“因材施教”,并对教学方法进行创新。朱振峰介绍,对于一些智力欠缺的孩子,他采用简单易懂的语言为孩子们编写儿歌,帮助他们实现生活上的基本自理。

针对那些肢体不协调的孩子,朱振峰自创了一种“穿孔描字”法,即用针事先在纸上扎出文字字样,让孩子们根据针孔进行描写。“这个方法取得不错的效果,很多非肢体不协调的孩子也都愿意用这种方法识字。”朱振峰说道。

朱振峰说,当自己抱起一个孩子的时候,其他孩子也都会围过来要他抱。由于只有一只手臂,来福利院经常会看到他一只胳膊抱着两个孩子,孩子在他怀里撒娇的画面。

鞍山福利院有个名叫“小望来”的孤儿。“在被送到福利院时仅仅只有三个月大。‘小望来’患有先天性的皮肤病,身上有股异味,也因此,儿时的‘小望来’,很少有人会主动抱他。”

然而,朱振峰却不以为然,经常将“小望来”抱在怀里,对他进行启蒙教育。之后,“小望来”被国外的一个家庭领养。十年后,当“小望来”再次回到福利院时,他依旧能回忆起与朱振峰“爸爸”相处的点点滴滴,并对朱振峰深深表达了自己的感激之情。

此外,对于一些因身体残疾,不能正常上学的孩子,朱振峰选择将他们寄养在自己的家里。

小奥便是其中之一。因患有先天性脊柱膨出,经常大小便失禁,出生不久的小奥就被亲生父母遗弃,被送到了福利院。由于身体残疾,到了上学的年龄,小奥却因生活无法自理被省孤儿学校退了回来。

为了让小奥上学,朱振峰把他带回家里寄养。朱振峰的母亲最初对儿子的行为表示很不理解,她觉得一个未婚男性将一个孩子带在身边,而且家里条件也不是很宽裕,儿子以后该怎么办?

察觉到母亲的不理解后,朱振奋亲自做了母亲的思想工作,最终在他的努力下,换得了母亲的理解。

小奥被带回家后,朱振峰不仅要照顾他的吃喝拉撒,还要为孩子寻找学校老师,送孩子上学,辅导孩子功课。在朱振峰的精心照料下,小奥进步很快。2016年9月,小奥被国外的一对夫妻领养。离别时,小奥突然回头大喊了一声“爸爸!”。

采访中,朱振峰说,他一个人的力量是十分微弱的,需要带动更多人加入到“助残帮孤”的公益活动中来。

“因为我曾经得到过很多人的帮助,所以也希望我所得到的帮助传递下去,让更多人得到帮助”。这是朱振峰一直以来深藏内心的信念。

2006年大学毕业后,除在儿童福利院的工作外,朱振峰还陆续参加了许多社会公益活动。2018年3月份,在朱振峰的倡议下,“振峰阳光公益行动爱心团队”成立。

“团队刚刚成立的时候仅有几十个人,但经过不到两年的时间,团队已经发展到1500多人。”朱振峰说,成立公益团体的第一目的就是要将这种爱心活动进一步放大,让更多人参与到助残帮困的行动中来。“目前团队已经发起了100余次爱心公益活动,向贫困学生、孤残儿童、孤独症儿童、环卫工人、抗战老兵等捐赠款物达70万余元,直接受益人达1000余人。”

疫情期间,振峰阳光公益行动爱心团队在做好自身防护的前提下,举办了许多志愿活动。

朱振峰介绍:“团队现在已经捐赠的防护物资达15万余元。在消毒液最紧缺的时候,我们还组织志愿者连续两天到当地的消毒液制造厂帮忙干活。那几天生产的84消毒液几乎用遍了鞍山市的所有城区。”

朱振峰表示,现在还有许多爱心人士正在积极联系他,希望通过他们的团队为全国抗疫献一份力。

振峰阳光公益行动爱心团队成立至今,逐渐发展壮大,离不开朱振峰的身体力行。许多事情朱振峰都会冲到第一个去做。冬天下大雪,朱振峰单手拿起铁锹带领志愿者上街铲雪;疫情期间号召志愿者献血,朱振峰同样是冲在前面的“第一人”。

就在最近,朱振峰团队的又一志愿服务项目被鞍山市确定为全市重点项目。对于团队未来的发展,朱振峰表示,希望他们所做的各项公益活动能够真正引领社会价值,给那些真正需要帮助的人带来温暖。

Copyright © 2014-2018 佛山市南海紫兰家居制品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杭州SEO杭州网络公司

友情链接:NMN 红木家具 骨灰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