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新闻

10天近2000户股东撤退 小熊电器如何担起“家电股价第一高”

家电企业营收过千亿并不鲜见。但一个营收27亿、市值110亿元左右的小家电企业,股价却超过所有家电上市公司——它是小熊电器(002959.SZ)。

4月24日午间休盘,小熊电器股价收于92.95元。而在前一天,小熊电器股价还在盘中达到95.8元,创下了上市历史最高峰。这个价格让营收两千亿俱乐部的成员们望尘莫及,更不用提股价在个位数上苦苦挣扎的黑电企业们。

相较大家电企业遭受新冠肺炎疫情的严重冲击,线上、国内、颜值、性价比这些关键词让现在还有“闲钱”理财的小熊电器,在一季度家电业一片哀鸿中交出了一份高增长的成绩单。但另一方面,产品均价高不过股价,以及过度依赖电商渠道,又如何让小熊电器在绕过“美九苏”后,撑起家电股价第一高?

小熊电器的股价有多高?横向来看,截至《华夏时报》记者4月23日发稿时,小熊电器93元的股价是同时间格力电器和美的集团股价的1.7倍,苏泊尔股价的1.4倍,是九阳股份股价的3倍,是海尔智家股价的6.23倍。

事实上,大多数家电企业的股价遭受到疫情冲击的影响。以格力电器为例,其在3月19日股价一度下探到48.9元,相距其宣布混改后今年1月10日取得的70.56元的最高价下滑30%。格力和美的此前也都为挽救低迷股价抛出了数十亿的股权回购计划。

纵向来看,小熊电器在A股上市整8个月。4月23日的收盘价相比其34.25元发行价涨幅高达171%。事实上,小熊电器去年8月23日在 A股首日挂牌交易时,41.1元的开盘价相较发行价已经上涨20%。

但伴随小熊电器股价的上涨,小熊电器的股东人数正在变少,这意味着其流通股份正日益集中。

4月21日小熊电器在深交所互动易平台上披露,截至4月20日公司股东户数为12222户,较4月10日减少了1950户,下降幅度为13.76%。机构成为小熊电器交易的主力。从披露的小熊电器4月3日龙虎榜数据来看,其当天买入前五名中有三个机构专用席位,当天卖出榜单的前四名也均是机构专用席位。4月3日小熊电器股价收于77.54元,下滑7.17%。这是其上市历史中股价下滑幅度最大的一天。

4月23日,小熊电器的市盈率(TTM)为47.72。而横向对比来看,白电三巨头中,市盈率最高的美的集团才为15,位列“美九苏”的九阳股份和苏泊尔市盈率在29-30。股价距离最高峰相差20元的老板电器,目前市盈率在19.52。需要提及的是,小熊电器的市盈率在A股家电上市公司中并非最高,老牌黑电企业四川长虹、深康佳的市盈率都远高于小熊。

疫情期间遭遇线下门店关闭、入户安装遇阻、海外市场萎靡等问题的大家电企业和厨电企业纷纷预告自己今年一季度亏损,或者盈利增幅大幅下滑。但小熊电器却预告自己今年一季度销售收入同比增长约17%,而0.90亿-1.07亿元的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则同比上涨60%-90%。

小熊电器解释称,除了公司毛利率同比上升外,受疫情影响,公司推广费滞后投放,销售费用率同比下降。此外,公司利用闲置募集资金和自有资金进行了现金管理,收益同比增加。

4月18日,小熊电器宣布将募资的7000万元用于理财。公告还显示,截至发布当天,小熊电器使用暂时闲置的募集资金开展现金管理业务的未到期余额为6.65亿元。这占其上市募集9.4亿资金的七成左右。作为参照,在大家电领域,海信、美的等企业此前相继传出裁员、冻薪等消息。

小熊电器的增长一方面源于疫情期间,性价比、不受房地产限制的小家电需求大增。而更重要的是,在这次疫情中受创严重的线下市场和海外市场都不是小熊电器的关键渠道。小熊电器招股书显示,2018年其线下渠道营收占比为6.55%,出口业务则占据其营收的3.03%。

业绩快报还显示,2019年小熊电器营收为26.92亿元,同比增加31.92%。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2.6亿元,同比增长40%。这意味着其有接近10%的净利润率。而据《华夏时报》记者粗略统计,已公布2019年财报的黑电企业2019年的净利率尚未超过5%。而反观厨电和小家电领域,九阳股份2019年的净利率在8.8%,老板电器2019年的净利润率为20%。

此外,家电产业资深观察人士洪仕斌还认为,小熊电器的高股价还源于其通过酸奶机、电蒸锅等创新品类成功绕过“美九苏”的围追堵截,而“美苏九”等老牌厨电企业的调整则没有那么灵活。

洪仕斌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小家电是一个很大的市场,但前几年小家电市场没机会,因为在渠道里打不赢“美九苏”,但现在大家都在绕过他们。“小家电正在往快消品转型。”洪仕斌说。

另一方面,奥维云网厨电事业部研究副总监李婷也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美九苏”主要涉及的饭煲、压力锅等传统小家电品类与大家电一样,在一季度下滑23%左右。

在外界猜测小熊电器股价能否冲破100元大关的同时,小熊电器也面临着能否撑起高股价的问题。

小家电产品的技术含量不高,是多位家电业人士在跟《华夏时报》记者交流时的共识。小熊电器的招股书也显示,2017年和2018年,其直接材料成本均超过主营业务成本的75%。此外,招股书还显示,小熊电器各大品类的产品均价都在80元上下浮动,低于其目前的股价。

此外,小家电领域品类众多,没有同大家电、厨电市场一样形成集中性的市场份额。小熊电器相关人士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小熊电器目前拥有30多个品类、400多个SKU。李婷也告诉《华夏时报》记者,美九苏所在的小家电传统品类格局很稳定,但其它的小品类竞争还没有形成固定的格局,“品类小,单价低,谁先做谁占优势”。

还需要提及的是,小熊电器目前对线上渠道依赖过重。招股书显示,2018年小熊电器线上渠道合计占据营收的90.41%。其中,京东商城占据小熊电器2018年营收的1/4。

招股书显示,当电商平台销售公司产品,当期实现的毛利率未达到电商平台预期时,对于差额部分小熊电器会以销售折扣的方式给予补足。2018年这部分金额为9361.55万元,占营收的4.59%。这也是小熊当期给线上渠道的最大一笔返利。

在小熊线上渠道中,线上经销渠道的营收占比为49.04%,电商平台入仓模式的营收占比为32.44%。小熊电器线上直销模式的营收占比仅为8.93%。

据悉,小熊电器直销模式下有四家电商销售公司,其中除了悠想电商2018年取得138.24万元的净利润外,悦享电商、艾萌电商和瑞翌电商三家公司当年合计亏损1117.53亿元。

一年营收二十余亿,但要给电商平台的返利就将近亿元,而自营平台则多数亏损。这显示出这一小而美的家电企业所面临的尴尬:其在渠道中的话语权亟待提升。

小熊电器此前在招股书中表示,正在逐步开拓线下销售渠道,发展线下经销商。但关于渠道方面的问题,4月24日,小熊电器方面对记者表示,线下部分涉及到公司的经营策略,暂时无法回复。但另一方面,洪仕斌对《华夏时报》记者分析称,“小而美”的小家电不需要做重的线下渠道,而要通过互联网打法,进行高流转的轻资产运作。

顶着“家电企业股价第一高”的标签,对于小熊电器来说,思考如何加强渠道话语权持续做大,或许才不会浪得虚名。

Copyright © 2014-2018 佛山市南海紫兰家居制品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杭州SEO杭州网络公司

友情链接:NMN 红木家具 骨灰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