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动态

美食界有个极冤的角色:全世界都在囤积这美味,唯中国不为所动

别的暂不表,今天说说最冤的:明明是要拯救地球的大咖,却一直被国人瞧不上眼。这就是罐头。

最近在美食界发生了一件大事,罐头在国遭到哄抢,流量飙升。一位没有在超市抢到罐头的外国老太太很悲伤:“这种抢购的架势,只在二战时期发生过。”然而,在咱们中国,罐头还在坐着冷板凳。

在著名的美剧《生活大爆炸》中,主角谢尔顿对罐头就极为认真。他拒绝有异性来过夜,因为他认为,家中的储备只够和室友两个人吃,一旦发生意外,储备就会短缺。

美国人爱罐头的态度,可以被模仿,永不会被超越。比如,Costco超市就推出了一款“末日求生罐头”,最大那份足够4个人吃1整年。说起价格和保质期,却让人觉得那是玩真的——6000美元一份,收纳了36000份食物,保质期长达25-30年,足够让你吃到遗世独立。

至于。美国人囤积其罐头,可以囤到天荒地老。再说一部美国电影,一部被名字耽误了的电影——《超时空宠爱》。讲的是上世纪的1962年,正值古巴核弹危机,世界大战一触即发。一天,一场突如其来的飞机失事,让一对科学家夫妇误以为核战已经爆发,赶紧躲进精心准备的防空洞,一住就是35年,其间,他们还生下了儿子。

他们赖以生存的食物,全都来自于罐头,他们把防空洞变成“食物银行”,还增值了一个儿子……

很多人小时候生病,都会有罐头吃,比如黄桃罐头、桔子罐头等。我跑到知乎上一看,其实很多人对罐头,都有像初恋的深厚感情,然而,就是不敢提,怕一提,就让人笑话。

比如豆豉鲮鱼这种罐头,好吃到没朋友,美食家欧阳应霁小时候为了独享,不惜欺骗弟弟妹妹,硬是把豆豉说成是可怕的虫卵;有一位网友说,豆豉鲮鱼还可以拿来炒油麦菜,最不爱吃蔬菜的小朋友,都能吃到舔盘子……

在江苏镇江,人们同样有这样的习惯。一般人家都喜欢吃本地特产的恒顺酱小菜,比如乳黄瓜用来送粥,比如用酱萝卜头配蛋炒饭,没有吃过的人生,肯定不圆满。但是,好吃归好吃,镇江人在潜意识里,是不承认这也是一种罐头的。

肉类罐头里鼎鼎大名的,就有午餐肉、清蒸猪肉等,还有厦门人特别钟爱的古龙牌香菇猪脚罐头,甚至山东还有一种蚂蚱酱,是秘制的酱料,粉丝一大堆……别管是什么肉类罐头,只要拿来做浇头,立马就能让一碗朴实的面条闪闪发光。

水果类罐头知晓的人群就更多,分为糖水类水果、糖浆类水果、果酱类水果、果汁类等。有人嘴上说不吃罐头,总是要偷偷在面包片上狠狠抹一大勺草莓酱。

此外,还有禽类罐头、水产类罐头、蔬菜类罐头等等。别的不说了,来说说当年红极一时的梅林牌烤鹅罐头和午餐肉罐头。

我生活的城市镇江,在盐水鹅还没占领大街小巷的时候,就悄然流行着烤鹅罐头。镇江当时有家罐头厂,是上海梅林罐头的代工厂,贴梅林的商标,生产镇江的烤鹅罐头。

我至今都非常怀念这种烤鹅的独特味道:经过油炸和酱烧过程,在表皮上带一点点焦香味;印象中肉块很大,一罐烤鹅罐头里大约只能装下四五块大肉;跟盐水鹅要求细嫩不同,烤鹅的特点是耐吃,我小时候都要把肉块撕成一条条地去吃;除了肉块,还有琥珀色的卤冻,在肉块吃完以后,那也算人间美味,可以继续划拉下一碗饭。

那时,每家每户都藏着几听午餐肉罐头,在特殊的日子里拿出来吃。那些吃法看得我五色迷目:最简单的是拿出来切片上桌,粉红色的肉片非常悦目,口感也非常纯净,细闻有一种特殊的清香。

有人家会放一点咖喱、加一点土豆丁来烧午餐肉,味道居然也很惊艳;我甚至在别人家吃过红烧的,还有用来包饺子的。最过瘾的,是打开后用勺挖着来吃,就像夏日里挖冰淇淋吃,能吃出特别的沙沙的口感……

好的罐头,还要匹配的人会吃。蔡澜先生的吃法很有趣,他把红烧扣肉和油焖笋罐头打开,大火同炒,收汁后起锅,他说:你将获得一份超级油焖笋烧肉。

简单地想一想,歪果仁难道喜欢吃防腐剂吗?显然很荒谬。曾经在一档考古节目里,挖到一罐3000年前的蜂蜜,专家说,至今吃了也不会拉肚子,这就是物理、化学的特性,而不是加了防腐剂。

一位专业人士说:先不说罐头的出现时间,比防腐剂早得多,现时工艺精湛的密封技术——罐装、排气、密封、杀菌、冷却等,早就甩防腐剂几条街。除非老板钱多,就是要添加防腐剂。

有一个很吊诡的现象是:中国是全球主要的罐头生产和出口国之一,全世界罐头产量四分之一来自中国。然而据统计,以罐头人均年消费量计算,美国为90公斤,西欧为50公斤,日本为23公斤,而我国仅为1公斤。

食物就是食物,爱与不爱,它都在那,不增不减;而所谓美食,是因为喜爱,在食物前面冠之以美,而且不接受反驳。同样,一个国家都瞧不上一类食物,这也是食界的一种有趣现象。

Copyright © 2014-2018 佛山市南海紫兰家居制品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