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动态

凯里七旬老人无家可归,称遭儿子打骂、抢走房产!5个女儿也不管

都说养儿防老,积谷防饥,每个人都有老去的一天,都渴望膝下有孝顺的子女。但是家住凯里市大风洞镇的陈德茂老人却告诉记者,他不但被儿子打骂,还有家回不了,这是怎么回事呢?

在凯里市大风洞镇对江村一栋还没修好的房屋里,记者见到了陈德茂老人。随便搭建起来的简易房间,就是他和老伴现在居住的地方。

老人告诉记者,他和老伴都70多岁了,本应该安享晚年,可是如今只能住在这样的地方,这一切,都是儿子造成的。

提到儿子,陈德茂老人痛心疾首。他告诉记者,现在跟着自己住在一起的老伴并不是原配妻子。不过他与儿子的矛盾,是从很早就开始的。

陈德茂老人:我儿子他妈还没死之前,他妈生病了,也没有谁照顾。他妈痛的原因是什么,他媳妇打他妈3次,(老伴)特别生气了,气出了心脏病。

陈德茂说,儿子从来就不管他和老伴的生活起居。老伴生病后,没过几年就去世了。因为没有人陪伴,2016年的时候,他就又重新找了一个老伴。

陈德茂老人:我找这个老伴回来,13号找来,15号(儿子)就喊写字盖章,还向我这个老伴要6万块钱。

陈德茂老人:3月19日的时候,他就用手打我这个老伴,打脑壳把梳子都打断了,这个锤子是5月份的时候,就用锤子打我,还一脚踹老太,就摔在了柜子上。

陈德茂老人的老伴:经常经常的打,还要钱,现在我身上到处痛,我抬水什么的都抬不动了。

陈德茂老人:本来我修了下面有一栋房子,我准备下去住,但是我马上找来(老伴),(儿子)马上就搬下去住了。

陈德茂提出想搬到老房子居住,然而,陈德茂的提议并没有得到儿子的同意,如今因为政府修路,老房子所在地已被征用。

陈德茂表示,老房子是他和哥哥的共有财产,是不可能给儿子的。加上儿子如今这样对他,他连新房子也不想给儿子了。

对江村调解委员会主任告诉记者,陈德茂家里的事他们已经调解很多次了,但是都没有什么效果。

凯里市大风洞镇对江村调解委员会主任 杨通炳:调解他是那种耍赖的,我们怎么说啊,他的态度就是今天答应了明天又反悔了,不止是我们处理,他们本家的叔叔都处理过很多次。

随后陈德茂带着记者来到了他儿子居住的地方,和陈德茂老两口临时搭建的房间先比,这栋三层楼的砖房可谓是非常好了。记者来到时,老人的儿子并不在家,不过他的孙子却告诉记者,事情并不是老人所说的那样。

老人的孙子说,长辈之间的事他并不是很清楚,但是绝对不像爷爷说的那样。随后,记者拨通了陈德茂儿子陈仕祥的电话。

(电话采访)陈德茂老人的儿子陈仕祥:原先我们家庭和睦得很,就是后面来的这个老太太挑拨。

电话里陈仕祥说,他从来没有反对父亲找老伴,只是现在这个老伴一直在挑拨他们一家人的关系。

(电话采访)陈德茂老人的儿子陈仕祥:以前谈过的,我说你好好过你的生活可以,我不来啰嗦你,得两个月了,那个老太婆支持我父亲来整我,还打我姐、打我妹。

对于父亲反应的遭到殴打、破坏庄稼等等,陈仕祥坚决否认。并强调他现在住的房子,完全是他自己修的。

(电话采访)陈德茂老人的儿子陈仕祥:我爷爷那个房子我一分不要,下面这个平房是我自己修的,我们六姊妹的意见是统一的,钱搞了一个基金,一个用号码一个用存折,一个月发生活费给他,可以了。我平房的钱也在里面,如果他要真正的走法律程序,我要我的平房的钱,那个砖房是我母亲的,我也要一点 。

从陈世祥这里,记者得到了和陈德茂截然不同的说法。为了了解更多情况,记者又来到了大风洞镇人民政府,不过当时负责调解陈家纠纷的工作人员有事外出了,记者通过电话联系了他。

(电话采访)凯里市大风洞镇人民政府 工作人员:我们去调查,好多老人都跟我们说,他(陈德茂)和他后面这个老伴前两年经常被他儿子打,手机都照得有照片的,还到我们派出所综治办反应过很多次。

工作人员表示,陈家父子之间的纠纷,他们已经多次协调过,如今针对老人提出的房产问题,因为目前没有搞清楚究竟是谁出钱修建的,所以他们已经向法院申请处理。至于老房子的赔款,先暂时放在政府的账户里。

(电话采访)凯里市大风洞镇人民政府 工作人员:赔的那个钱已经在我们政府财政的账户上了,还没付到他们家里面,等他们把这个官司打下来了,再看给谁多少这样。

Copyright © 2014-2018 佛山市南海紫兰家居制品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