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动态

阿里、腾讯、高瓴都在疯狂布局建造装饰数字化,下手一个比一个狠

2020年6月16日,高瓴资本15亿元定增数字建筑领域的平台型企业广联达,持股比例达到2.51%。

关注建筑信息化的还有腾讯和阿里。2020年3月25日,腾讯云正式对外发布微瓴BIM协作平台,当然,微瓴智能建造平台定位是要做适用于移动互联网时代的轻协作产品,而不是去触及复杂多变的企业管理流程。2019年9月,阿里4022万元中标雄安BIM管理平台,参与雄安数字城市平台的建设。

最近2年,阿里在持续加码家居家装的数字化,战略投资三维家5亿元,收购及增资躺平设计家超过11亿元。其核心发力的点在于,全链路的数字化升级,通过3D场景购等技术工具来实现包括设计、商品、营销、体验的数字化,来赋能商家与消费者。最终想要打造的是,消费者的体验革新,以及生产工具、生产效率的提升。

同步加持数字化的还有贝壳找房、红星美凯龙等线上线下巨头,以及细分赛道的企业开始重视企业内部的数字化能力建设。尤其是2020疫情形势下,更是提速了对数字化的重视,长远来看,这不是一次简单的布局,而是一次产业拐点的意识更新与升级。

大概一个月前,「树懒生活Fine」系统分析了中国装饰装修产业数字化的AB面,既性感又现实,但是行业越来越强烈的呼声背后,似乎正在达成一种共识:新10年,无论是进军建筑行业还是装饰装修产业,大家趋同的目标都只有一个:数字化。产业的每个节点都有被数字化重塑的可能。

别看企业家说什么,看他把资本投向哪里,他们的动作代表了行业的风向标。无论是阿里、腾讯等互联网巨头持续加码的动作,还是像高瓴资本一样的知名投资机构的布局,可见在这是一个有想象空间的领域。

从行业发展节点来看,我们更愿意将产业的数字化分为上半场、中场和下半场。在下面的内容探讨中,更多是聚焦装饰装修领域为主。

之所以说跌跌撞撞地成长,是因为上一阶段的数字化是,围绕前端营销展示,也就是表现形式的“所见”,这个阶段的企业的确享受到了市场的发展红利,有特定的商业价值,也获得了不错的市场反馈。

但把整个服务环节展开来看,营销签单只是一个非常基础的需求点,在这之后,服务链上还有很大一部分未被数字化覆盖或改造。

我们市场会听到关于“所见即所得”的不同声音,但是这五个字,说起来容易,理解起来简单,但是知易行难。从目前行业水平来看,前端的设计体验与后端的实施交付落差较大,无法真正实现全生命周期的管理,所见即所得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但不管怎样,上一阶段的很多企业在产业中的价值和作用是不能被否定的,无论他们做的事情有多小,他们都是产业数字化的重要推动者,从产业大的方向来看,把产业数字化分为上半场、中场和下半场。

过去10年,产业经历了跌跌撞撞成长的上半场,也给酷家乐这样的设计软件生态类企业在资本与产业足够多的认可,成为估值超10亿美金的独角兽企业。

与其同时,引发我们不断追问的是,所见即所得为什么会出现巨大的gap且现阶段难以逾越,这是市面上工具软件自身存在的局限性,这一切的根源问题在于,前端与后端之间缺乏有效的内容和数据转换实施工具。

如果说产业数字化上一个竞争维度在于如何最大限度地解决表现形式的痛点。如果下半场继续停留在“营销”层面,那么市场所能够给予的生存空间会非常有限。下半场的数字化竞争一定会逐渐深化和升级。

如何理解这种深化和升级?通俗来理解,你需要解决更高维度的问题。数字化技术的深层次价值在于,从前端营销展示向复杂的中端、后端渗透。未来数字化新的可能性在于,通过以始为终的思维,聚焦前后端的实施融通,从设计端到施工端、制造端、管理端、运维端的高效协同。

也就是说,数字化不仅仅体现在设计端,这个面比较狭窄,而是通过数字化的方式对建筑装饰、家居装修领域的全要素、全过程、全参与方进行重构,形成新的生产力和生产关系。

后端的实施交付更为重要,也更有难度,这是产业数字化向前不断发展的一个比较复杂且棘手的问题。

前面也提到,现在各路玩家都在以不同方式切入关注建筑装饰、家居装修的数字化,不管围绕商品、还是围绕设计、再或者是围绕营销或购物体验。

大家押注的大方向都是,随着BIM、人工智能、大数据、5G等新技术的落地,将有机会对建筑装饰产业整体作业方式进行重构,科技与产业的结合,这已成为任何一个产业转型的必备要素。

不同的地方在于,上一个阶段的企业,基本都是工业软件思维切入,这会衍生此前提到的一个问题。

懂IT不懂工程,懂工程的不懂IT,两者的语言没办法统一。IT软件人员对产业理解不够深刻,在软件开发过程中,出发点是IT思维,解决了一小部分的表现形式或者营销需求,但是越往后深入到实施端,跟线下实施层面的操作工作适配度并不高,也就是工程逻辑的缺少。

发现问题并尝试解决的公司不在少数,大家都意识到现有产品没办法真正打通从设计端到实施端的完整闭环,都在朝着这个方向努力,只有这个实现突破,那释放出的想象空间巨大。

关于装饰产业数字化前后端无法打通的问题,我们也一直在思考。在研究的过程中,我们与行业内一些以实施逻辑为出发点的公司就此展开探讨。其中,我们关注到专注于高端别墅装饰企业DEWE德韦国际,也开始进军到装饰产业数字化产业中。

凭借多年高端项目的实施经验,以及对行业未来趋势发展的预判。DEWE德韦国际正在研发基于BIM的数字化装饰装配系统,从而搭建起数字化实施板块“得数科技”(DEWE德韦国际旗下新公司),尝试从工程领域出发,用“工程思维”去倒推演化数字化的发展逻辑与实际运用。

在探讨的过程中,得数科技也和我们交流了一些困惑,其成立的初始原因是,本想通过直接购买市面上已有的第三方软件来解决项目实施中的的数字化,但是聊了一圈之后发现,大多数软件在前端及终端的设计渲染算量上做得非常优秀,但到工程技术研发及实施阶段,缺少真正可以满足具体实施操作层面数字化的需求。

尤其是对于定位做高端别墅装饰的DEWE德韦国际,对精准化品质要求比较高,已有软件的技术指标及数据很难满足。

数据的实际流是自下而上的,需要依靠一线技术人员的付出参与。而“数据该怎么用”是自上而下的,需要依靠顶层设计逻辑。

想要实现自身项目数字化及整体行业的交付品质,必须得换一种思维去切入数字化实施的研究,想办法将两者打通,以终为始,从工程管理和实施的逻辑出发去验证。

简单来理解,得数科技的工程数字化是立足于德韦国际每个高端项目案例上,配置一支专业的基于BIM的数字化系统+实施协同团队,验证数字化装饰装配技术实施的可行度。因为再酷炫的技术也需要落地应用和商业验证。

之所以这样操作,这跟DEWE德韦国际的团队基因有关,创始人韦峰经历了从设计师、工程管理、职业经理人,再到企业创始人的几乎全部角色,其核心团队既有高端项目实施丰富经验的工程行业资深实践者,也有软件技术能力与管理能力秉持的年轻人。

新创建的得数科技的出发点始终都是围绕实施落地技术,技术和项目互相支撑,形成配合。最终想要实现的是,基于BIM数字化的技术能力,实现前后端的融通。

客观讲,目前得数科技的数字化还处于比较早期的尝试探索阶段,只是满足自身项目的管理需求,无法与行业的头部企业PK。但其从项目验证的出发点值得期待,各个系统通过别墅项目的施工实施验证,找到变量和恒量的规律,达到管理的复用性。

在装饰行业不断升级,思考并实践前后端如何通融的过程中,形成运营思路上的差异化,或许能为企业内部的数字化或者行业的数字化提供一种解法。

下半场企业之间的竞争同样如此,需要在上半场软件技术思维的基础上,融入工程思维,大家形成能力互补。我们也希望在下半场赛道上,越来越多这样以工程本身为出发点的企业出现。

如果是产业数字化的最好时间呢?我们认为是现在。如果10年前20年前做这个事情,时间上太早,大概率会成为先烈,广联达最初成立是围绕建造领域,那时候的装饰装修行业才刚刚市场化。如果选择在5年前,难免会卷入红海竞争和教育市场的浪潮中。

反倒现在是个不错的时间节点,原因在于,今天的商业基础设施完备程度比10年前呈指数级的变化,从业者创业者的认知思维在同步升级,整个社会对数字化和产业都更加有敬畏之心,巨头也开始意识到自己的位置和生态构建路径而非颠覆。

让专业的人去干专业的事,社会分工逐渐趋于专业化,专业的公司会比以往更有发展机会。装饰装修产业相比较其他产业而言,相对较重且进化速度缓慢,但是可以参考其他产业的案例,数字化开始变得有迹可循,这些都是对行业有利的信号。

从当下市场上各类玩家的实际经营情况来看,还没有任何一家企业的能力可以囊括掉各个细分赛道,大家都处于摸着石头过河的状态,市场远未饱和,整个产业数字化的大潮才刚刚开始,从知名投资机构、互联网巨头近期持续加码的趋势下,也印证了这一点,未来数字化涉及到的打法和维度会比以前更宽。

新一代的创业公司,只能围绕“科技创新”这条路深耕下去,别无他法,不管是纯技术型的公司,还是产业链条上某一环节的参与者,都需要以数字化的思维去做事,背后是社会力量和产业资源的无限倾斜,也对应匹配着有想象力的市场价值和空间,在这个大的背景下,应该有机会生长出更高市场价值的新物种企业。

未来整个建筑装饰装修产业的数字化武装,不仅要寄托于以广联达、阿里、腾讯、贝壳、酷家乐、三维家、打扮家等公司从各个角度的不断创新与进阶,同时,对于以得数科技用差异化思维以事实角度去尝试的新生代公司,以及细分赛道上的头部企业内部的自我数字化升级,这可能会形成市场上几股不同的力量。

Copyright © 2014-2018 佛山市南海紫兰家居制品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